365bet:五年從巔峰到谷底 中國比特幣挖礦往事

  • 时间:
  • 浏览:206

  來源:31QU 原標題:爭渡2014,中國比特幣礦機往事

  5年前中國的礦機廠商們,在經歷風光后,不得不開始求生存。

  2014年年初,小強礦機創始人謝堅(小強)在長沙組局,吳忌寒和吳剛從北京趕來參加。聚會上,兩人打賭:年底,比特幣算力能不能突破1000P?

  這場賭局的賭注,約定為10個比特幣。吳忌寒認為不能,吳剛認為可以。

  當時,全球比特幣算力剛突破P級不久,要想破千,似乎有點難度。

  不過,2013年比特幣價格的飛漲,讓很多人信心爆棚,資金、人才跑步進場,比特幣礦機生意正在升溫,似乎沒有什麼能攔得住比特幣的腳步。

  最終,吳忌寒贏得了這10個比特幣。因為2014年,比特幣開始了長達3年的熊市,價格暴跌、信仰崩塌,曾經潮水般湧入的人群,也開始迅速退場。

  就在兩位淘金者立下賭約后,在一片哀嚎聲中,整個比特幣礦機世界,開始經歷天翻地覆的變化。

  文 / 31QU 林君

  1

  為什麼是2014年?

  支撐吳剛做出積極判斷的,是前一年比特幣的瘋狂表現。

  2013年,比特幣價格瘋漲。從25美元到260美元,比特幣只用了不到三個月,就翻了10倍。

  中國成為世界上最熱衷挖礦和交易比特幣的國家。

  當時七成以上的礦場和交易發生在中國,被媒體稱為「中國大媽」的買家們,在短短一個月內,就將約100億元的人民幣投入了比特幣交易。

  但風光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在經歷瘋狂暴漲后,比特幣從業者迎來了寒冬洗禮。一場從2014年持續到2016年的熊市,讓比特幣從8000元,下跌到900元;萊特幣則從380元,暴跌至5元……

  ▲ 2014年,比特幣價格走勢圖

  在牛開始轉熊的2014年,創業環境還未十分惡劣時,比特幣礦機創業,還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一方面,前一年的財富效應,吸引無數創業者入局比特幣礦機生產,從菊花礦機、龍礦礦機,到小強礦機、銀魚礦機。國內的礦機廠商競爭,呈百舸爭流之勢。

  另一方面,雖然當時比特幣全網算力剛剛進入P級,比特大陸和Cointerra等多家公司,已經開始計劃在幾個月內部署以P為單位的算力。

  以至於讓那些早期購買期貨礦機,還沒收到貨的買家,陷入入手即過時的尷尬。

  就在晶元研發、礦機售賣陷入僵局之時,比特大陸和烤貓,開始做起了雲算力生意,從算力巢、算力吧、比特管家,到AMHash、hashnest,雲算力的玩法開始流行。

  ▲ 2014年9月,國內外雲算力平台概況

  伴隨著熊市降臨,年初激烈、瘋狂的礦機競賽,也走到了洗牌的十字路口。

  那些串起中國加密貨幣挖礦歷史的新礦機與新玩法,幾經沉浮,有的已然消失,有的還在創造歷史。

  2

  崛起的礦機生意

  2014年會成為整個比特幣世界的重要時間點,並非偶然。

  前一年冬天,螞蟻礦機S1突然在圈子裡流行起來,有心人通過做礦機代理商,賺了一大筆錢。

  好比特幣COO超級君曾撰文回憶,當時他通過關係找到吳忌寒,說好可以做螞蟻礦機的代理商,但後來因為「代理一台礦機只能賺400元」,收益率太低,「打消了念頭」。

  等到三個月後,微博開始傳螞蟻礦機S1僅2個月賣了2億台,錯過這次機會的他,只能「仰天長嘯,呼喊一聲**」。

  比特幣價格飛速上漲,礦機生產中巨大的利潤,讓資本接踵而至,創業者相繼跑步進場。

  除了比特幣礦機,萊特幣礦機也開始出現。一時間,龍礦礦機、比特花園礦機、氪能礦機、宙斯礦機、銀魚礦機、西部礦機……十多個礦機廠商競相角逐。

  ▲ 曾經的USB礦機

  2014年春節后,此前一直專心網文創作的謝堅,也決定進場分一杯羹。

  當時,烤貓礦場佔全網的算力不到5%,已經從礦場霸主位置跌落,在分紅驟減、股票減值的壓力下,烤貓決定轉型,專做晶元。這次轉型,讓謝堅看到了創業的機會。

  之前,謝堅跟著吳剛投資烤貓,獲利頗豐。通過利用早年積累的網站資源,他一直負責著烤貓礦機的國內營銷與銷售。

  烤貓決定轉型后,謝堅利用自己的股東身份,與烤貓達成合作,由烤貓提供晶元,他自己組建小強礦機(RockMiner)團隊,做礦機生產。

  據介紹,當時小強礦機使用的晶元和方案,基本都出自烤貓公司之手,可以說是「烤貓礦機」的延伸。

  另外,資金方面,小強礦機也選擇了當時流行的IPO。結果出乎意料,僅花了13秒,項目就完成了IPO。

  「最終還多出了五百多個幣,我們手動將這些幣原路返還還費了一番功夫。」謝堅回憶。

  手裡有錢,野心勃勃的小強礦機考慮到國際化,還花大價錢,將域名rockminer.com從外國人手裡買了回來。

  不久,在深圳松崗那個「連計程車都打不到的鄉下」,團隊推出了R-BOX、小強USB等多款比特幣礦機。

  ▲ 小強礦機R-BOX

  除此之外,與小強礦機一樣基於烤貓三代晶元生產、研發礦機的廠商,還有花園礦機團隊、趙東的HashRatio團隊。

  前者發行過IPO,失敗告終,後者聲稱是業內第一家擁有烤貓晶元整機方案,並實現量產的公司。

  5月24日,2014年比特幣礦機大會在深圳召開,據稱這場由寶二爺(郭宏才)組織的大會號稱「封閉」會議,只有「漢子」參加。

  當天,國內比特幣圈內的「大佬」,包括張楠賡、郭義夫李林、徐明星、墨不一、毛世行、謝堅等人均到場,現場氣氛熱烈。這時的市場,還是生機勃勃的跡象。

  ▲ 2014年比特幣礦機大會

  這是一個熱血的創業故事,也是一段殘酷的廝殺歷史。

  由於礦機迭代越來越快,有創業者發現,自己的礦機還在生產線上,競爭對手那邊更好性能的礦機已經流片。

  加上熊市衝擊,幣價一路下跌,礦工購買礦機的需求極速下降,日漸萎縮的市場讓大部分廠商難以為繼,銀魚礦機、萊特幣礦機、Gridseed菊花礦機等紛紛消失。

  原本利潤頗豐的礦機生意,突然變成了刺刀見紅、屍骨累累的殘酷戰場,就連資源豐富、風光無限的小強礦機,也沒熬過寒冬。

  2014年下半年,由於持續虧損,小強關停了礦場,並試圖轉讓,「年初的600萬投入,只剩200萬」。

  雪上加霜的是,外部環境也開始衝擊礦機生產商的地位。

  為了在熊市留住投資者,交易所也開始尋找交易以外的機會;這時候,順利完成融資的交易所OKCoin、火幣網,也在尋求新的增長點。

  通過借鑒金融領域的玩法,這些交易所開始上線金融服務工具。

  2014年,OKCoin、火幣網、796等比特幣交易所宣布,推出比特幣期貨服務,點對點借貸、槓桿等金融玩法開始出現。這些新出現的玩法,直接威脅了礦機廠商的地位。

  在此之前,市場上沒有槓桿交易,比特幣的價格主要受礦機商制約,礦機商手裡,掌握著主導比特幣的價格的權利。

  金融槓桿工具出現后,短時間內,大批投機資金開始入場、尋求套利機會,比特幣價格越來越脫離礦機廠商的掌控,開始由市場定價。

  不過,礦機做不下去后,小強礦機並沒有退出舞台,而是和陷入晶元滯銷壓力的烤貓一起,合計起了新的生意:雲算力。

  內憂外患,一度所向披靡的礦機廠商,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3

  不得不提的礦機變遷史

  事實上,發展到2014年的比特幣挖礦,已經經歷了幾次蝶變。

  早期,比特幣挖礦只需要一台電腦(CPU)。

  原因是在比特幣數量的設定上,創造者中本聰採取了一種難度調節方法,使挖到比特幣的難度和挖礦數量呈相關性,控制比特幣產生速度。

  由於早期參與者稀少,最早的礦工哈爾·芬尼曾在幾星期內,藉助電腦挖到了幾千個比特幣。

  後來,因為覺得「運行比特幣客戶端會導致計算機很燙」,加上風扇的噪音讓人困擾,他才把軟體關閉了。

  再後來,比特幣開始有價格。為了挖出更多的比特幣,有人開始專注提升自己的運算能力,經過研究后發現,比特幣挖礦依賴的SHA-256哈希值運算,如果採用GPU(即顯卡)計算,在速度上會比CPU高出上百甚至上千倍。

  於是,技術極客開始編寫利用顯卡挖掘比特幣的程序,顯卡挖礦軟體開源公開后,大批玩家開始採購由顯卡組成、專門用於挖礦的計算機器,即礦機。

  CPU挖礦模式,開始退出歷史舞台。

  就在GPU大行其道時,2012年6月,美國一個開發比特幣挖礦機的機構蝴蝶實驗室(BFL)稱,他們將研發一種功能遠勝當時水平的挖礦機器ASIC,採用65nm製造技術,只做SHA256演算法,其他所有功能都不要,另外,他們接受預定訂單。

  募集大量資金后,BFL卻進展緩慢,投資者預定的50G礦機,發貨日期一再跳票,最後到貨的時間已經是一年半后。

  據說取貨的時候還要繳納數千元關稅,當時這款礦機現貨也只賣2~3千元,「回本基本沒有希望」。

  此外,在專業化礦機規模出現前,還曾有過一種FPGA礦機,以西瓜機、南瓜機為代表。

  ASIC礦機概念提出后,很多人也開始對這種礦機感興趣,其中就有烤貓(蔣信予)和張楠庚(ngzhang南瓜張)。

  2012年8月,烤貓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製造ASIC礦機計劃,並在國外GLBSE網站上進行公開虛擬IPO,按照0.1比特幣一股的價格,發行了16萬股,代碼為ASICMINER。

  當時,跟著吳剛投項目的謝堅,本來只想按最低限額投,後來「心中幾經掙扎」,「既然決定要投,投少不如投多。」最後投了1000比特幣,加上12.5%的增股優惠,共持12500股,成了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這也為他後來的創業埋下了伏筆。

  烤貓的IPO很成功,2013年1月3日,樣機問世並穩定運行。

  在烤貓公佈樣機的17天后,由北航計算機體繫結構在讀博士張楠賡組建的阿瓦隆Avalon團隊,也完成了首款礦機——Avalon 1的交付。同年4月20日,瑞典專業ASIC設計公司ORSoC宣布,他們將聯手KNCminer進行專業 ASIC比特幣礦機的設計及生產。

  比特幣ASIC礦機時代,呼嘯而來。

  ▲ 曾經的菊花礦機

  隨著礦工增多,打包數據塊的難度在快速提高,單台礦機成功打包一個數據塊的概率越來越低,甚至長達數年甚至數十年。

  有心人開始將零散的礦機整合起來,形成一個個龐大無比的雲計算集群,然後根據計算能力的貢獻均分挖礦收益。

  當時,烤貓也利用自己開發的礦機挖礦,組建了世界上第一個由ASIC礦機組成的比特幣礦場。

  這種模式,也逐漸被礦工接受,最終形成算力權力集中的礦池。

  阿瓦隆成功推出礦機后便宣布轉型:開源Avalon除晶元(A3256)之外的硬體解決方案,公司定位為比特幣挖礦晶元提供商,不再出售組裝好的成機。

  就在烤貓、張楠賡迅速發展之時,另一位創業者也在籌劃著進場。

  2013年上半年,吳忌寒辭職,接受了浙江投資人的投資,據了解,當時投資人訂購的一批礦機晶元已經延期,他覺得「有必要幫助他們挽回投資成本,實際上相當於帶著他們再賭了一把。」

  於是,比特大陸成立了。

  團隊幹勁十足,短短13個月,比特大陸就推出了3款算力晶元,功耗從2W/G降到了0.5W/G,一舉打開了局面,「也確實幫助他們挽回了那次晶元預售上的虧損。」吳忌寒在採訪時表示。

  雖然張楠賡、吳忌寒都曾是烤貓的早期投資人,但等到2014年,這三位創業者都已經各自組建了自己的團隊和公司,中國礦機生產商三足鼎立之勢漸成。

  市面上的ASIC礦機,雖然原理相同,但因為廠商的不同,出現了USB礦機、刀片模組化礦機等各式各樣的礦機……

  4

  毀譽參半的雲算力

  我們再將目光聚焦到2014年陷入內憂外患的比特幣礦機廠商。

  當時,雖然國內礦機市場沒有被一家廠商壟斷,但數十家礦機廠商角逐,情況並不樂觀。

  到了10月份,隨著比特幣價格一路下跌,並突破新低,礦機間的競爭也達到了白熱化階段。

  對於礦機廠商來說,不僅難以完成既定的銷售計劃,銷售利潤也突破了歷史低點。曾經曇花一現的西瓜礦機,說明了當時礦機競爭的慘烈程度。

  最早可追溯至2011年5月的西瓜機,出自桂林的軟體開發工程師西瓜李。當時,為了提高挖礦的能力,他研發了一個PCI-E7槽擴展板,允許一個普通主板擴展多個介面。

  頂峰時佔全網算力3-5%的西瓜機,一直賣到了阿瓦隆批量上市的2013年5月。

  一直沒有離開圈子的西瓜李,2014年6月又研發了一款礦機,部署晚了2個月,「(問題是)我們已經量產,還有很多晶元在手上。」「(如果)要部署還要大筆的投入。」如果再部署,最多只能盈虧平衡。

  對於礦機廠商來說,慢,意味著被淘汰。

  按照以往經驗,礦機廠商快速處理庫存主要以下兩種方式:對外銷售和自行部署(包括加盟部署)。前者是盡量將手中的礦機賣出去,後者是廠商搭建礦場,安裝礦機並挖礦。

  面對進退兩難的境地,西瓜礦機「內部意見並不統一」,只能幾種模式都試試。其他礦機廠商也開始尋求生存之道。

  2014年9月初,比特大陸率先宣布,推出雲算力服務,上線雲算力平台「算力巢」。

  據介紹,這是一個面向全球所有比特幣挖礦愛好者和礦機託管業務經營者開放的平台,用戶購買算力后,每日可以根據實際產出得到分配,還能實時監控礦場算力的變化情況。

  簡單來說,雲算力模式是廠商部署,然後將算力拆分賣給客戶,對於投資者來說,免除了挖礦一系列繁瑣的流程,廠商也實現了庫存清理,還能賺取一定的利潤(維護費)。

  ▲ 比特大陸推出雲算力平台:算力巢

  算力巢一經推出,便得到了用戶的認可,據了解,僅在30天內,平台國內外用戶註冊量就突破1000人,很快,注入平台的總算力也超過4PH/s,約佔全網算力的2%。

  挖礦朝著專業化、規模化發展漸成共識。等比特大陸走出雲算力第一步,證明模式可行后,跟隨者開始出現。

  而曾經佔全網30%以上的烤貓公司,在130nm製程晶元取得成功后,誤判了市場走勢。第二代晶元胎死腹中,導致市場主導地位喪失。

  等到第三代40nm晶元,又因為設計失誤和初期封裝問題反響不佳,再加上2014年比特幣價格持續走低,公司囤積了大量滯銷晶元。到了10月份,面臨困境的烤貓亟需找到新出路。

  看到算力巢成果顯著,烤貓認為,雲算力可能真的是AM未來的發展方向。

  而停止運營小強礦機的謝堅,再次與烤貓達成合作。即由烤貓負責部署礦場,小強礦機負責售賣,一起推雲算力項目AMHash。

  據了解,第1期項目AMHash1賣了460多TH;AMHash2在10天內賣掉了480多TH。等項目進行到2014年12月,前期口碑和客戶積累下,AMHash3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內,就賣了近2P的算力。一切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就在此時,意外出現了。

  我們知道,雲算力生意的關鍵在於,用戶通過平台購買算力「遠程挖礦」,這部分算力收益必須基於礦場的真實算力、真實產出進行分配,一旦平台造假,便是空手套白狼的「傳銷騙局」。

  AMHash的問題就出現在這部分,當時,團隊通過礦池API發現,原先賬戶將近5P算力,突然降到3P,其中的2P算力不知所蹤。

  ▲ 合作網站hashie.io暫停服務

  經過協調,這部分算力還是沒有解決。

  再後來,烤貓消失,AMHash「無疾而終」,投資人血本無歸,徒留一地雞毛。

  即便如此,這一年的比特幣,還是出現了眾多雲算力平台:比特管家、ourhash、digcoin、cex.io、KnCminer、Fbmining、哈希雲等,並成一時潮流。

  「我覺得,雲算力會是未來挖礦的主流。」2014年12月,吳忌寒接受採訪時表示。

  雲算力開始成為創業者的新生意並非偶然,這背後是比特幣礦機研365bet發、生產、售賣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

  即便一路深受詬病,雲算力也沒有很快消亡,如今,它仍是加密貨幣挖礦業重要的玩法之一。

  5

  尾聲

  從單一的比特幣,到其他加密貨幣挖礦,礦機的研發與售賣,曾一度決定比特幣的價格。

  礦機生意,也作為加密貨幣產業鏈中最神秘的環節,鮮為人知。

  從蝴蝶實驗室的65nm礦機,到40nm製程工藝的阿瓦隆三代礦機、烤貓礦機,再到螞蟻第一代55nm礦機、28nm比特幣礦機三代晶元BM1382,最後到廣為人知的7nm礦機……

  中國比特幣創業者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些幾經迭代,還留下的礦機廠商,也都成了傳奇。

  2014年,作為比特幣礦機史上重要的時間節點,不僅將ASCI礦機向前推進了一大步,湧現出大量優秀的礦機,還拉開了專業化、規模化運作礦機的序幕,甚至發365bet展了租賃雲算力挖礦的玩法,這些對整個比特幣世界的影響,尤其深遠。

  如今,一年一度的豐水期,又將來臨,剛剛歷經一年熊市洗禮、不願離場的礦工們,也開始蠢蠢欲動。

  新的礦機還在出現,這段有中國創業者參與的比特幣歷史,還將繼續向前。


365bet官网 365bet 365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