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五卷:第三章 因果报业

时间:2018-01-13
「呼……呼……呼……我、我才不要死在这里!连水都十虎都被我干掉了,怎么可能会被一头蜘蛛给害死!?」
  我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却又不敢在原地多停留半分,两腿像是风车一般跑转不停,生恐被后头的那只魔女龙蛛给追上。
  乐极生悲就是我如今的写照。出尽绝招的九鬼鹰魔,被魔女龙蛛的银丝透胸而过,当场干掉,我理所当然地拍手叫好,却忘记自己登时成为距离魔女龙蛛最近的活人,于是,那头巨大的女体蜘蛛便调转目标朝我攻击……
  我身为召唤者一事,绝对有着影响。若非如此,龙蛛的超频率尖啸、能熔化精钢巨盾的攻击,早让我死无葬身之地,绝不会让我有机会逃命,从这说来,召唤兽所发动的魔力攻击,大概都对我无效。
  但魔女龙蛛很快发现了这一点,改为近身的物理攻击,八只两尺长的蛛爪,在飞快前进之余,轻易破坏沿途树木,当那响亮的树干折断声越来越近,我一点都不怀疑如果身体被蛛爪给扫过,会出现那种四分五裂、肝脑涂地的惨烈画面。
  逃跑之初,我有叫唤过画眉,要她出来帮忙或是早点逃跑,但草丛中一点声音都没有,看来若不是早巳逃掉,便是被那阵高频率音波给震晕了。
  「妈的,武功这么烂,还来报什么鬼仇?幸好我把敌人都干掉了,否则你一定贞操不保。」
  压力太大,我必须找点事情在嘴边说,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否则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无论是短跑或者长跑,向来都不是我的专长,今天发现自己这么能跑,这确实是个奇迹。
  倘若只是一般的敌人追在后头,我还可以尝试打带跑,使用淫术魔法反击,但是地狱淫神位居淫术魔法各项技巧的顶点之位,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异变状态,想用什么淫精灵、淫兽之类对抗的话,瞬间就会被秒杀了。
  浓密树林本来对龙蛛的巨躯不利,但魔女龙蛛大张八只蛛爪,破坏附近的障碍物,稳固而迅速的移动方式,像是一台无坚不摧的悍马战车,发着鬼哭神嚎般的厉啸,拔山倒树而来。
  虽然我没时间往后看,但那一阵阵的尖啸声,确实听得人头皮发麻,就像成千上万个沉沦地狱深处的怨魂一起哭泣、哀嚎,声音里浓得化不开的悲愤、怨恨、痛楚,让人想起刚刚瞥见的那个怨毒眼神,明明是晴空朗日,但我却从头顶麻痺到脚底,彷彿自己正一步一步的踩进地狱之底。
  (对了,这种怨毒的感觉,竞技场上的那头蛇蝎美人也是一样……)
  我想到了那天在竞技场上,轻易消灭几头巨怪的蛇蝎美人。假如那头东西与我背后这头魔女龙蛛,同样都是娜西莎丝口中的暗黑召唤兽,那么我终于明白这些召唤兽的真面目了。
  不愧具有「暗黑」之名,这些召唤兽与淫术魔法根本没有什么关係,肯定是法米特使用黑魔法所创造出来的巅峰成就。我不晓得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又是怎会拥有这么强大的黑魔法修为,但是这些召唤兽无疑就是天地问的怨、愤、仇、恨所聚,无比邪恶,凭着万载下灭的怨念众合成形现身,所以一被召唤出来,便只想杀尽所能触及的一切。
  (能够创造出这种东西,不晓得牺牲了多少人命,真不愧是乱世……但换个角度看,如果这种东西出现在世界上,要想不变成乱世都难啊!)
  这并非是感歎历史的时候,因为魔女龙蛛完全没有跑累的迹象,好几次我险些给她连皮带肉扯下好大一块,情势极度危急,而我在一轮奔跑后,赫然发现自己居然跑回了之前的起跑点,又绕了一圈。
  (不行,再不想出办法的话,我就死定了。)
  脑里连续出现了几个念头,突然想到一点。以我如今的力量,断没有可能使用出这么强的召唤兽,所以是黄晶石的辅助效果,才让我的龙蛛产生进化,换言之,维持这头召唤兽存在的根本,就在于黄晶石了,如果我把这个根源破坏掉……
  儘管可惜得想要掉眼泪,但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咬牙抓紧了法米特的遗产,就往旁边的一颗大石用力敲下。
  「碰!」
  力气不小,但黄晶石出乎意料地坚固,连敲几下,竟是半丝裂痕也没有。耳边的凄厉尖啸声突然停下,我暗叫不妙,第一时间侧身躲开,却已经慢了一步,只觉得背心一阵剧痛,被扫过的蛛爪给伤到。
  「哇!」
  虽然没有伤及内脏,但闪躲时一下咬破嘴唇,一口血便喷在黄晶石上。在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中,那个怎么敲都敲不破的黄色晶石,竟然就这么裂开了一道颇深的缝隙。
  「成功了。」
  在这一瞬间,我半回过头,与魔女龙蛛的黑瞳複眼短暂交接,看见了里头所浮现的遗憾与不甘,跟着,在一声满溢着怨忿的凄厉啸声里,魔女龙蛛的巨影渐渐淡化,消失无蹤。
  「呼,逃过一劫了……」
  这趟失控的过去之旅,似乎越来越危险,我现在只想早点回到未来,但是法米特的遗产就这么损坏,确实可惜,不知道这么裂开一个缝隙后,是否还能够发挥原有的效果。
  我握紧染血的黄晶石,正要仔细看看,突然一样细小东西打中我的手腕,黄晶石险些脱手飞出。
  「交出你手上的石头!把法米特的遗产交给我,只要能掌握六大暗黑召唤兽,我就等于掌握了整个大地!」
  要夺黄晶石的人,一手抚按着胸前的伤口,狂怒叱喝着,正是理应死去的九鬼鹰魔。
  「你!你不是……」
  「哼,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要我的命吗?那头召唤兽的毒丝虽然伤到了我,却没有穿透心脏,这点伤势还不够格取我的性命。」
  九鬼鹰魔满面血污,衣衫破烂,成名的双刀不知失落何处,连手都不敢离开胸口伤处,看来伤势比我只重不轻,不过以力量来说,重伤的他仍有大把本钱压住我,尤其是我连最后杀着都已失败,更没有本钱逆转翻本。
  正构思着该如何脱困,我对面的草丛里慢慢出现一道红影,画眉从那里向我招招手,示意她会从背后攻击九鬼鹰魔,要我配合。九鬼鹰魔已经重伤,如果把握机会攻他右胸要害,确实大有胜算。
  「不过也险得很,如果不是那头妖物转过去追你,没有持续攻击下去,我可能就真的死在那妖物手下,嘿,这就只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了。」
  九鬼鹰魔自顾自地说着,狞笑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还是说你一定赢吗?怎么赢啊?」
  「你别太得意,我还有最后的魔法,我可以……」
  一面说话,我一面比动手势,装作正在使用某种魔法的样子。吸引他的注意力,好让躲藏在死角的画眉能够一击成功。
  这个引诱相当成功,九鬼鹰魔跨前一步,要先下手为强,而画眉就在这一刻持刀刺来,用着九鬼鹰魔失落的刀,人与刀化作一道冷电,直射九鬼鹰魔的背心要害,刚勇而婀娜的美姿让人眼界大开。
  刀光在即将刺中的前一刻停住。九鬼鹰魔好像背后长了眼睛,突然回过身来,一下就夹住画眉的刀锋,反手一掌就击在画眉雪嫩的细颈上,重伤之余,掌力仍是雄浑沉猛,一掌就把画眉给击晕过去。
  「哈哈哈,这点微末功夫也想报仇,你呼吸粗重,一丈以外我就发现你了。想偷袭……等我解决这小子以后,保证会把你给好好炮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嘿嘿……」
  九鬼鹰魔在少女柔软的身躯上,毫不怜惜地跺了两脚,我虽然心疼,却已经管不了这么多,因为九鬼鹰魔的眼睛始终牢盯住我。
  「怎么样?来自未来的蒙面小子,你的法宝没有了,最后的伏兵也被我解决了,还有什么伎俩可以保证你的胜利啊?如果还有的话,儘管全部叫出来,看看你除了美人和宝物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奉献给我的。」
  「别得意,我一定会赢给你看的,我……我一定……」
  「哈哈哈,赢?你凭什么赢啊?难道法米特还会显灵现身救你吗?」
  「法、法米特……反正……反正会赢就是会赢啦!」
  被逼得无路可退,我声嘶力竭地喊出了这句话,但却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因为我突然发现一件很关键的事。
  在历史不会被改动的大前提下,十二年后的我仍然健在,那只能保证幼时的我会平安生存、成长,却不代表我不会死在过去啊!如果这项因果律不成立,那么不管怎么看,我现在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隆……轰隆……」
  就在我已经放弃所有希望的一刻,一阵奇异的沉闷气爆声,由远迅速靠近,声音也越来越大,彷彿是晴空之中的撼天霹雳,连续气爆声冲击着我们的耳膜,更瞬间增强到如万马奔腾一般的呼啸。
  在那霹雳轰雷一般的巨响声中。两道黑影由远而近,速度极快,依稀是两道人影,而且还在相当剧烈地交手过招,但是其中一方明显落在劣势,已经被压着惨打,不住血溅半空。
  「哈,贼秃,居然胆敢与胤稹陛下作对,活该你今日惨死异乡。」
  「孽、孽畜,老和尚就算涅盘归西,也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两句令人费解的话语后,空中的闪耀人影,突然起火燃烧,跌撞在一起,化作一道熊熊分割天空的火焰流星,朝这边坠射过来。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站在这里的我们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那颗流星越来越巨大,火光越来越亮,我才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在第一时间拔腿就跑。
  「轰!」
  一声巨响震天撼地,我被那股冲击力轰得离地数尺,重重滚落地面,全身疼痛欲裂。
  我辛苦地挣扎起身,呛人的烟硝与焦臭直窜鼻端,回头一看,地面上出现一个大凹洞,里头好像有着什么,而九鬼鹰魔似乎被撞个正着,身体飞出二十尺之外,半边脑袋更距离身体足足超过百尺……那当然是早就没命了。
  「僕……仆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短暂惊愕过后,我乐得几乎手舞足蹈,「你这狗屎东西,都说了我会赢嘛,你死都不相信,看吧,连老天都帮我,扔颗殒石下来砸死你。」
  正在对九鬼鹰魔耀武扬威的我,突然听见殒石坑底传来几声隐约的呻吟,心生好奇,缓慢靠近一看,赫然发现那里头居然有个重伤垂死的人,形貌依稀有些熟悉,那是……
  「大和尚?怎会是你?」
  那个已经快变成半个焦炭的重伤者,就是赠与我黄晶石的异大陆僧侣,看他变成这副惨状,我连忙靠近,想听听看他的呓语在说什么……那很可能是他最后的临终遗言。
  「大和尚,你还有没有什么话想说?我或许能……」
  和尚看到我,昏沉的眼神渐渐回复清醒,像是认出了找,在连咳出几口血后,他喃喃说,原来我并不是他在此地的接头同志,真正的同志已经被干掉,他大意之下循着暗号去追查,却反遭到敌人狙杀,这才落得如此结果。
  这事一点都不奇怪,我本来就不是他的狗屁同志,只是搞不懂他为何会有这样的误认。
  「……但……施主并非我方同志……为何……为何能说出我方的暗号……」
  「暗号?什么鬼暗号?我根本不知道啊!」
  「……善……善哉……贫僧被杀,欲来向施主结个善缘……」
  「哎呀,大和尚,你都快要熟透了,还结什么鬼缘?要结缘就留着到……」
  我说话到一半,突然整个人呆住了。想起了与这和尚初碰面时说的几句怪话,「善哉。贫僧被杀,欲来向施主结个善缘。」、「施主,听说你长年为了不孕所苦,贫僧有一部奇书,名为种玉诀,需得七七四十九名处女……」、「施主,你可是姓毛?」这几句话,当时我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可是现在想来,难道那就是某种暗语?某种用来辨识身份的暗语?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么「昨天」早上我碰到和尚,开口对他说暗语,所以让他把我当作自己人,毫无疑心,还把法术特的遗产交付给我?
  「……罢了……一切皆是因果报业,法米特的遗产落入你手中,没有被他们夺走,也是我佛的旨意……」
  和尚口中的「他们」是谁,他自己又是被哪边的高手伤成这样,我刚想要出声询问,和尚已经吃力地看着我,断断续续说,他很感谢我交付给他的玄武真功秘笈,为了报答,要把他之前辛苦寻获的《淫术魔法书》送给我,但这部淫书目前正在他孪生兄弟的手上,而他兄弟目前正在执行机密任务,要数年之后才能回来。
  「这么说,那个和尚……是你的孪生兄弟?不是你?」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却也惊得目瞪口呆,想不到造化弄人,一应至斯。
  我为了追查月樱的秘密,回到过去遇见这名僧人,由此结下的因缘,让他的孪生兄弟在多年后将《淫术魔法书》送给我,而送书时候的试探暗语,则让我在回到过去的时候,成为了我与他之间的沟通钥匙。
  未种因者不得果,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可是……来日之果却成今日之因,这种事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是无法想像,因果律的错综複杂委实令人讚歎。
  不过……一个十多年都使用同样暗号的组织,实在也……
  「……施主福缘深厚,望你好生善用法米特的秘宝……造福世人……」
  和尚可能是临死之前神智不清,要我造福世人,也不想想他给我的可不是佛经,而是《淫术魔法书》,要拿这东西去造福世人,那就是淫遍天下,私生子满地都是了。
  我想问到底是谁设计狙杀他,或许将来叮以有机会替他传讯,但和尚却告诉我,他们渡海搜集秘宝的消息传了出去,那名大魔王的手下得知,也远渡重洋过来追杀拦截,他一时不查,终于落得如此下场。
  眼看着和尚已经入气少、出气多,神智也模糊不清,本以为他会像经书里的高僧那样吟唱偈语坐化,但听他口中喃喃呓语,说的话没一句我听得懂。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放翁,你救得没错,人间界终究是要由人类来守护……终有一日……我们会再次从魔族手中守护人间……可惜,我看不到了……」
  和尚喃喃说着,终于悄然无声。而在他呼吸完全断绝的那一刻,整个身体也慢慢化为飞灰,点滴无存,真正地圆寂了。
  虽然我可以说是完全不认识他,甚至不知道他的法号、他的真名叫什么,但我的一生却受到他很大影响,而亲眼目睹他的亡故,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他真的很爱他的故乡……
  不胜唏嘘,我站起身来,合掌拜了几拜,正要享受一下胜利者的特权,去搜括看看九鬼鹰魔尸身上有没有什么秘笈,却不料附近传来一个声音,似是女孩子在细细呻吟。
  我觉得奇怪,从凹坑里走出去寻找,越来越觉得奇怪,因为这声音听来充满情慾,是女性在慾火高亢时发出的娇喘与细吟……难道是有人被淫慾结界的威力给波及,情慾难以自控吗?但水都+虎全军覆没,在这里的人难道是……画眉?
  循着娇吟声走进树林里,我很意外自己看到的画面,确实有一名女性躺在树下,双颊酡红,发出令人心痒难耐的娇喘,不过却让我提不起兴趣来……如果我愿意在这里枯坐上十年,等眼前的小佳人长大,那么绝对是一幕赏心悦目的景象,但我现在却对一名娇喘中的小女孩兴致缺缺。
  其实,撇开年纪问题不谈,小翎兰的长相本就很讨人喜爱。
  细腻白嫩的鹅蛋脸上,挂着俏皮可爱的甜甜笑容,一双紫水晶似的美丽眼珠,神采奕奕,长长的睫毛上,两道弯弯的细亮黑眉,再搭配上她秀气挺拔的鼻子,柔嫩红润的小嘴儿,一口整齐的小雪牙,儘管年龄尚幼,却是个很清纯稚嫩的小美人儿。
  为了要躲在人群中帮姐姐送行,她今天打扮得很平民化,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短裙,裸露着两条细緻的小腿,在绣着花朵的白袜底下,是一双姐姐亲手裁缝的小绣鞋;乌亮的头髮扎了两条小辫子,上面还有一对栩栩如生的黄金风凰髮簪。
  (妈的,这小丫头还真是细皮嗽肉……)
  我往前走上几步,尝试看清楚一点,只儿小翎兰脸色通红,口中吐着如麝如蜜的香气,浅蓝色的短裙翻起,露着小半个白皙肥嫩的香臀,黄色亵裤胡乱地褪至股沟,正趴在地上,表情很痛苦的滚来滚去。
  「小妹妹。你不舒服吗?」
  「嗯……好热……好热……肚子好难过喔……」
  一般春药挑动情慾的反应,就是小腹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所以小翎兰的反应一点都不错,只是未解人事的她搞不清楚而巳。问题是,看着她纯洁中透着娇艳、散发着媚人性感的童稚模样,确实让我不住怦然心动,而在我惊觉的的时候,一股火热能量已迅速积蓄在胯间,起了反应。
  (呃……真想不到啊,怎么会对这小丫头有反应?)
  吃惊虽然是吃惊,但有些问题不用去想,只要去感觉。人可以骗过大脑,但永远也不能面对自己的身体说谎,想吃就吃,想睡就去睡,想上……就别浪费大好机会。
  (不过……这么不道德的事也做,太没人性了吧?这样子岂不是禽兽不如?人家女孩子以后会受到很大的心理创伤,影响一辈子的……)
  在做任何事之前,理智都会出来劝告,但在我身上理智并不是很有用,尤其是当我想到这么做简直禽兽不如、他妈的丧尽天良,一阵激昂的兴奋却涌上我胸口,感觉就像被千万人当做民族英雄一样的爽……看来我们法雷尔家族的遗传实在非同小可。
  至于对女孩子造成很大的创伤,影响她一辈子……
  我瞥了瞥在地上不停娇喘、环抱身体的小翎兰,脑中却想到在十二年后,这丫头会变成专门生来克制我的女煞星,处处与我为难,虽然说这可能是因为她怨恨我没有守住对月樱的承诺,但不管怎么说,我后来也被她欺凌了十二年,一报还一报,我搞不定变成女煞星的她,找她的小时候来讨点利息,并不过分,更何况……
  「死丫头,你姐姐玩了我几年,我只玩你一次就好了,算起来你真是佔到便宜了。」
  我轻轻地微笑起来,虽然看在别人眼中多半是狞笑,不过这里没有别人,就连唯一看到我发笑的小翎兰,都媚眼迷濛,一双白嫩嫩的小手盲目地环抱着身体,想要藉着抚摸来纡解情慾,但却完全不知道手该放哪里才对。
  「小丫头,不是这个样子的,要这么摸才会舒服喔!」
  「…你、你是谁?想做什么?啊……」
  小翎兰的教养很好,自我防卫心也很强,假如她意识清醒,绝不会让我这陌生人轻易近身,但利用她神智不清,我很轻易就来到她身边,把她纤细而火热的香躯搂抱入怀。
  「小婊子,都叫得像是一头发骚的母猫了,还在那边装个什么?不许乱动,否则有你好受的。」
  稚嫩的女体,没有半分多余的肉,摸起来甚至有些单薄,但散着牛奶香气的肌肤却非常白皙细腻,摸起来就像素手拂过上等丝绸一样。一双小巧鸽乳才比核桃稍微大一些,当我轻轻用手揉捏时,并不像成年女性那般柔软,里面还好像有一颗小肉丸在来回滑动。
  我隔着布料在她胸前抚摸,接着往下越过小腹,轻而易举来到她的小屁股。
  「啊……放手……嗯……我、我要告诉我父王……还有我姐姐……你……」
  「哈,小小年纪就想吓唬人?告诉你,老子玩完你这小婊子之后,就把你先姦后杀,裸尸埋在这森林,就算十年八载后给人挖出来,罪名也是算在水都十虎头上,你说你的父王和姐姐认不认得出你来?」
  威胁声中,我用抱起小孩子把尿的羞人姿势,揉搓着小公主的屁股。小翎兰的雪臀浑圆而粉嫩,摸起来爱不释手,我抚摸了一会儿,便掀开短裙,抚摸她的双腿,慢慢地往大腿内侧延伸过去。
  小翎兰脸色绋红,仅余的理智让她紧紧抓着我的双手,尽力往外推,但淫慾结界的影响效果,却让她的小手使不出足够力道,就趁着这空档,我的手指巳隔着真丝亵裤,探到了女孩那柔嫩的小花谷。
  根据以前在妓馆累积的经验,这样年纪的女孩,那里肯定是异常细嫩,如果力气稍微用大一点,都会惹得她们痛到哭泣,所以我只是用指头隔着亵裤轻按,一直到泌出的蜜浆染湿裤底,小瓴兰像头可爱猫瞇似的娇声呜叫,这才大胆地一把扯脱了白色亵裤,褪到脚踝,小小的屁股,非常白嫩细腻。尤其是两腿间的小花谷,洁净无瑕,像个小包子一样,高高隆起在那里,紧紧闭合的中间,是一道特别鲜明的细缝儿,我看得心头火热,将这几日用来对付月樱的调情手法,尽数改用在她可爱小妹的身上。
  「呼啊、啊呀、啊嗯……!」
  女孩所发出的细微呻吟就像是小动物的呜叫声,每当我手指抚过她的嫩肉,她就会发出嘤咛般的情慾叫声。
  「讨、讨厌……脑子里好像……都快空白一片了……」
  短舌又口齿不清的声音,那双无神的眼瞳早已被泪液溢满,而更令我吃惊的是,她居然忍不住在我掌心上扭动着雪白的小屁股,追求更多—丝的快慰。
  「你这头小母猫,才摸你几下,就叫个不停?我代替你老爸好好整治你。」
  「不…不要……啊……我要尿尿了……」
  咕啾、咕啾……女孩胯间传出了猥亵的潮湿水声,快速涌出的处子花蜜,象徵着无瑕的纯洁,剎那间染湿了我的手掌,更印上了她白嫩的小香臀。
  眼见时机成熟,我赶忙将裤子一脱,把急待了很久的肉杵解放了出来。先仔细看了一下位置,然后将紫红色的肉杵前端,在她淫蜜汪汪的花谷口长摩蹭,不时往里头轻点、慢塞,象徵性地那么干上一下。
  这样点了几十下后,被淫慾结界迷红双眼的小翎兰轻哼了一声,娇躯猛地一抖,一长缕黏稠的蜜浆,就从她白胖的小花谷里,拉着银丝流淌了出来。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当下往前一挺腰,就要让这纯洁花谷染上罪恶的血印。